李猛李轩没有丝毫的质疑,没有丝毫的害怕,脸上反而洋溢着无比高涨的激红。

    秦朗不简单这是他们几个老人心知肚明的‘秘密’,不然这大把的银子哪来的?

    他身上藏个十两八两足银还算说得过去,可是上万两银子那就说笑了。

    不过此前时候秦朗从来不对此说明什么,大家就也都当视而不见。至于私下里彼此间有没有聊过这一事儿,那就不是秦朗所知道的了。

    现在李家父子终于从秦朗口中第一次听到了自己想听的秘密,那不管是天眷还是神异,他俩全都深信不疑,甚至内心中还涌起了不一样的激动。

    在明末这个时代,封建迷信这东西还是很有市场的,谁要是受了天眷得了神异,那就是有天命在身,还能是普通人吗?

    不说是真龙天子,至少也是左辅右弼文昌武曲这一级数的大佬啊。

    公子爷的前程无量,他们这些秦家肱骨的未来还能有差吗?

    父子俩人是没有一丁点的害怕,一点也不觉得秦朗是会被脏东西附体了。

    有多么多的银子,脏东西还是脏东西吗?那是真神仙。

    没有一丝儿质疑的父子俩当即就转动起了脑筋,首先年轻力壮,身手也敏锐的李轩,先就去乡兵里挑选一批精锐进入府中。

    来人若恶意深深,那他们动手的机会,很可能就是接下的酒宴,要不就是稍后的夜里。

    但李猛李轩都觉得前者的可能会更大。

    纪庄有高墙壕沟,夜里头沟子上的吊桥也会拉起来,翟叙他们都是骑兵,外头就是再有人应和也是麻烦。

    而且入夜之后,庄上的头首四纷五落,翟叙不能一网打尽,那也肯定会给他们接下的行动造成阻碍的。

    倒不如趁着酒席间下手,正好一举把整个纪庄首脑覆灭,然后只需要放一把火,就能通知到外头的人马,里应外合拿下庄子的可能性就更大。

    届时,纪庄的乡兵人数再多,也成了无头之蛇,又何足挂齿?

    所以接下来是重中之重,李轩带人好好应对着,李猛亲自坐镇乡兵,到时候定不叫外头的贼人占得便宜去。

    “既然知晓那群贼子不怀好意,少爷何不先下手为强?”

    大体上布置下来,李猛李轩和秦朗想着消息里说的打徐州来邳州的骑兵只百多骑,那就意味着敌人的兵力实际上是很有限的,只要乡兵们严阵以待,纪庄当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这时候李轩就突然说起来,叫秦朗听得一愣。

    先下手为强?是啊,对啊,他可以先下手为强的,自己是魔怔了,老想着等翟叙露出马脚来,再进行反杀,有必要吗?

    甚至还想着要秀一秀变强的身体力量。

    这段时日过来,秦朗吃惊的发现自己瘦弱的身躯变得强健起来了,白皙的腹部一份八块,简直是神了。

    一个月前还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瘦鸡,现如今就是战斗机了。

    体型还是正常体型,但力气真的爆棚的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初级的基因液,要是高级的,秦朗就是人形高达了吧。

    所以他内心里有种想秀一秀的潜意思。可是完全没必要啊。

    他现在就可以悄无声息的把翟叙这些人给料理了,然后再从他们嘴中拷问出一切,说不准……

    心动就是行动!

    “立刻去调人,趁着那群贼子正松懈!”

    相隔了一进房子。

    翟叙正舒舒服服的浸泡在热水中,大冬天的出来吹风,他浑身上下早凉透了。身上的皮衣也扛不住腊月的寒冬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他真的是太享受了。

    秦朗一说要他们泡一泡热水澡,去去寒,解解乏,翟叙那是根本无法拒绝。

    如是翟叙单独进了秦朗专用的水房,他的那些手下用的则全是乡兵队里拉出来的木桶。

    后者三天洗一次热水澡,劳工队则五天洗一回。

    这年月里想洗澡都不容易的,光是担水烧水就要废老大力气。

    翟叙没想到纪庄对他们是这么优待,那么等会儿,就给姓秦的一个痛快?

    腾腾热气中,翟叙的脸上露出了一个魔鬼样儿的狞笑。

    自从打起了秦朗财货的主意,他心里就没想过要留下秦朗的性命,翟叙怕留有后患。

    这种手中不缺银子的公子哥,谁知道背地里埋的有什么关系网呢,还是一刀宰了干净。

    “真是舒服!”

    翟叙几乎是在呻吟。吹了老半天的寒风,现在舒舒服服的泡个热水澡,真是千金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